首页

世界钟表大师矫大羽

  

  世界钟表大师矫大羽,中国计时仪器理学会理事,现居香港。他是以个人创制钟表时计而载入近代世界钟表名人录的唯一的亚洲人,是国际公认的钟表艺术家、学者和古董钟表收藏家、鉴定家。

  1983年加入美国古董钟表收藏家协会;1991年,矫氏创制成功亚洲首三个不同结构的天仪飞轮手表,开创了东方人创造最高级手表的历史。

  1992年1月,他应邀参加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国际时计独立创作人学会",该学会仅有瑞、德、意、美、英、十多位会员,矫氏是唯一亚洲籍会员。
 
  1993年4月加入英国计时学会,同年7月创制出世界第一只取消飞轮结构中的固定支架与旋转框架的“矫氏神奇天仪飞轮表”,震惊世界表坛。

  矫大羽“龙的系列”共有13个不同类别、各不相同的天仪飞轮手表,1992年开始,连续七年在瑞士巴塞尔国际钟表大展中展出,获得极高的评价,填补了亚洲钟表史的空白,在世界钟表史中,也缔造了一项可贵的纪录,为中国人争了光,并被肯定为有不可估量的发展前景。

矫大羽:奇迹在手中流淌

  今年9月20日的北京展览馆,中国国际钟表展览会上,专程来华主持“钟表奇迹”展的瑞士历峰集团高级行政主管克罗尼先生,握住老朋友矫大羽的手:“陀飞轮,现在你是我们的威胁了”。周围随行的人员则笑着插话:“是朋友,还是朋友”。

  “陀飞轮”是瑞士同行对矫大羽的称呼,但它的原意“Tourbillon”则是钟表工艺中最为精密的一个部件、对机械表制造者最大的技术挑战。

  在毛主席像章后面留下名字

  矫大羽,苏州人氏,其父亲矫毅是著名的篆刻家、西泠印社社员,母亲是位校长。1965年19岁的矫大羽,进苏州开关厂当了工人。厂长问他会干什么?他说“我会在石头上雕刻”――这是家传,矫大羽7岁时的印章作品,即获过全国优秀作品奖。工厂送矫大羽去上海华通开关厂学习金属开模的10个月,真应了中国那句“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的老话。整整10个月,带他的杨师傅没有说过只言片字,精湛技艺全靠矫大羽自己心领神会。整天埋头干活一语不发的杨师傅,当时正背着沉重的政治包袱,他解放前曾给国民党政府开模制钞。

  1966年秋天,“文革”已在全国铺开,上海华通开关厂的进修无法再进行下去,矫大羽回到已经半停产、全面文革的苏州开关厂。当时国内最革命的标志就是佩戴毛主席像章,谁有一枚毛主席像章,大家都眼红得不得了。有人甚至因佩戴了一枚毛主席像章而遭抢劫。

  矫大羽对时任厂长的黄金林说:“我们制造毛主席像章吧,我会开毛主席像章的模具!”黄金林没有打击这位20岁年轻人的政治热情。但在那个特殊政治情势时期,这得冒多大风险!得到厂长默许,矫大羽秘不宣人地试制起来。十多天后,矫大羽把一枚自己开的毛主席像章钢质凸模(主模)给黄金林厂长,厂长惊呆了,立即捧了这一枚钢质凸模,送往苏州市委“毛主席像章办公室”,当时正是军管会主事,办公室主任吕德轩是位军人。

  现年75岁高龄的吕德轩离休后住在济南,38年前发生在苏州的故事,至今记忆犹新。吕德轩老人兴致很高地告诉《时代人物周报》:“当时那个像章紧张啊,苏州没有能做的。大家都怕冒风险,万一做得歪一点了怎么办?但是这个年轻人敢做,做得还很像。”

  就这样,苏州开关厂在文革的初期,便得到了制造毛主席像章的“特权”,经矫大羽开过的主模,被送到“金属工艺饰品厂”、“珠宝社”等进行规模化生产。矫大羽为邮电部、6307部队、苏州市革委会等机关,制造了10万余枚毛主席像章,单为邮电部就用了三吨铝材冲压制造了56000枚像章。就在矫大羽埋头苦干时,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我这么热爱毛主席,他知道吗?我这么不眠不宿地雕刻了30副模具,有谁知道是我做的呢?”于是,在一次为“苏州市纪念‘讲话’筹备处”开模制章时,矫大羽在像章的背后,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大羽。而那正是“三忠于四无限”开始狂热的时期。

  今天,当《时代人物周报》问他当时是否考虑过后果时。矫大羽脱口而出:“那时候怎么会想后果呢?谁知道文化大革命会持续10年?要是知道会变成后来的样子,我怎么也不敢把自己的名字刻上去呀!”

  吕德轩老人也没有忘记“像章背后刻字”事件:“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呀。我就‘熊’他,你跟毛主席一般‘大’呀,正面刻他,背面刻你?”

  而刻有“大羽”字样的